济南声佳听力验配中心 店庆酬宾:老人助听器、儿童助听器价格低,品质有保证
  网站首页 助听器品牌 助听器价格 助听器验配 助听器原理 助听器常识 助听器新闻 助听器保养 客户案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查看
     ::::新闻中心::::........... 查看
     ::::产品展示::::........... 查看
     ::::验配指南::::........... 查看
     ::::助听器理论::........... 查看
     ::::听力常识::::........... 查看
     ::::客户案例::::........... 查看
     ::::联系我们::::........... 查看
::::相关链接:::: 
   西门子助听器
   济南声佳听力验配中心商城
::::联系我们::::  
 电话:13335139606
 手机:13370501282
 Q Q:80412658 80414246
 邮箱:80412658@qq.com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经一路136号
助听器理论
 

从助听器选配的规范化谈起

中国有2000多万听力障碍患者,正确使用助听器并进行康复训练是帮助他们走出无声世界的主要途径。随着我国经济水平的发展,助听器选配技术的提高,以及世界各主要助听器厂商纷纷进入我国设厂销售,助听器的使用量每年以两位百分数的速度递增。2004年我国销售的助听器估计在25万台左右,这在几年前可以说是不可想象的。

1. 各方力量推动了助听器选配/销售数量的增加和服务质量的提高

助听器销售的迅速增加说明了几点:
1、我国政府对残疾人事业的重视,推动了整个残疾人服务体系的健康发展。卫生部、中残联等部门多次发文关注听力健康,将新生儿听力筛查纳入到妇幼常规保健中,提高了全民对听力健康的重视;
2、“爱耳日”、“助残日”等正面的科普宣传,使普通民众对听力损失的早期发现、早期干预治疗有了比较正确的认识,减少了从发病到干预过程中的等待、走弯路、不重视所耽误的时间;
3、我国卫生部和部分省市开展的新生儿/婴幼儿听力筛查、就诊工作得到了推广实施,使普通家庭在孩子出生之前就知道了保护、检查听力的重要性,提前了干预的时间;
4、听力学教育的逐渐普及在我国已经初步显现其效益。专业师生的工作正在把国际上通用的听力学检测、诊断、干预和康复措施结合我国国情推广开来。已经毕业的学生在自己岗位上,初步显现了他们听力学知识功底扎实的优势;
5、世界主要助听器生产厂家进入中国以来,在销售自己产品的同时,通过举办培训班、网络杂志教育等方式,邀请国外专家来华讲学,将世界发达国家的选配、服务理念带入中国,使一线选配人员的技术和服务水准大大提高,也增加了患者接受助听器的满意度和可信度;
6、新生儿听力筛查后的诊断、人工耳蜗植入术前评估以及术后调机训练,均需要听力学人员的密切配合,同时助听器使用也是这两项工作中的重要一环,也间接地促进了专业人员对助听器选配知识的需求;
7、民营选配机构虽然缺乏专业人员,但是他们直接面临着市场竞争的第一线,而提高技术服务水准是参与竞争的主要手段。近年来较大连锁机构的出现为提升服务层面做出了贡献。另外,各商家的广告促销也提升了公众对助听器的认识。患者在决定选配前常常走遍全市(甚至到外地大城市),他们越来越高的需求迫使选配机构提高专业水平和售后服务的质量。
2. 发展的同时也必然存在着问题

当一项事物快速发展的同时,常常也会伴随着很多的问题。目前我国助听器市场主要存在以下六个方面的问题:
1、缺乏规范:我国没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什么人、什么机构需要什么资质、什么条件可以选配助听器。这一方面使得我国助听器选配机构以及从业人员的数量得到迅速发展,但同时也导致了从业人员专业技术的参差不齐,为了销售而不顾一切的现象时有发生。将一个可以提高生活质量、直接用于人体的设备,变成了一般家庭物品的销售。在销售环节中也有可能采用一些非专业的手段,以期短期吸引患者;
2、不正规选配:虽然从业人员都在努力学习,但是中国的听力学起步、普及毕竟刚刚开始,很难满足数以千万计、各种病症和不同需求的患者和家庭。我们常常会发现患者并非购买了质量不好的助听器,而是选配人员没有将助听器的功能调整到最优,同时由于市场的竞争不排除为了销售而销售,将利润放在患者利益之上的现象;
3、非正规治疗:药物治疗、手术、针灸和其他治疗措施确实对多种听力损失具有治疗、甚至治愈作用,比如突发性耳聋、前庭导水管扩张的听力波动期。但是理论与实践均证明非突发性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目前是不可治愈的。如果患者和家庭选配前基本上已经花尽了钱财以求治愈,常常最后不能支付最合适的助听器费用,也错过了儿童语训的最佳时机。等到他们明白感音神经性听力障碍是不可治愈后,常常后悔不已,而此时专业人员也只能是爱莫能助;
4、缺乏统计数字:由于我国没有建立助听器统计网络,也没有类似于助听器产业协会(hearing industries association,HIA)的组织,所以我国每年选配助听器的数量、价格走向、类型分布等均缺乏统计数字。大部分统计资料是由主要的厂商提供的估计数字;
5、偏远地区问题:即使是大城市还没有达到完全规范化的情况下,在偏远和经济不发达地区的选配质量就更难得到保证,恐怕连普通耳模适配也难以100%保证;
6、低质量助听器产品:我们目前仍有散在的以盒式、低档耳背式为主的小作坊助听器装配线。由于各种原因,其产品的质量、选配满意度和售后服务令人质疑。
3.积极制定、采取对策,使助听器事业健康发展,为听障者造福

不管存在的问题有多大,高档的助听器价格昂贵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大多数听障者来说,双耳选配高档数字式助听器无疑是一大笔开支。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听障儿童的最佳康复期是在6岁之前。而听障儿童的主要难点在于不能够主观地、准确地说出使用助听器的问题所在。如果延误了助听器效果的最优化,将导致聋童的听觉、语言发育的迟缓,甚至终生得不到矫正。这样也就违背了家庭、专业人员最初为聋童选配助听器的初衷。

而对于老年聋患者,如果第一次选配不当,他们常常难以再次接受助听器的帮助。老年人离退休后常常喜欢聚会,他/她会把自己难以忍受助听器的使用“经验”告诉同伴,导致其他老年聋患者即使是听力损失一步步加重,也不愿意尝试配戴助听器。

我国目前具有良好的耳鼻喉科队伍,从业人员20000余名(2001年),但是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听力学工作人员十分缺乏。另一方面我国人口占全球的五分之一,而助听器使用量却只有全球的3%,无疑是世界最大的潜在市场。作者通过数年参与各种相关专业、社会活动,结合所在单位的经验,就我国助听器选配技术,以推重我国听力康复事业的发展,谈一些个人体会。

3.1 助听器选配人员和机构准入制度的建立

政府机构、专业组织目前均认为建立正规选配程序以及机构与个人的准入制度已经成了当务之急。中国残联等相关部门在建立专家库的基础上,从不同的角度开始了这方面的工作。专家们参考美国、澳大利亚、丹麦、德国的助听器准入制度,试图制定我国自己的工作指南蓝本。经反复论证、调研,2005年10月20日,全国残疾人康复工作办公室聋儿康复协调组出台了《助听器验配工作指南》,并以文件形式下发到聋康机构施行。该指南对规范我国助听器市场工作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和尝试。作者希望专家在政府的领导下,一定要结合我国国情推行该指南。因为,我国地源辽阔、文化经济水平差异甚大,要达到国外的水平非一日之功。规范的目的是提高选配和服务的质量,并非一定要排斥某种机构、某些人士从事此项工作。

3.2 积极参与、推广临床听力学教育——再教育

听力学是助听器选配的基础,人才是关键。自1996年首都医科大学创建我国第一所国际化听力学教育基地以来,我国已有数个单位开办以听力医学、听力康复为主的听力学大专、本科和硕士教育。某些单位的博士教育实际上也是从事临床听力学的研究工作。这些学校学生的不断毕业,使我国听力学工作由医师、教师为主开始向科班出身的听力学家逐渐过渡。希望接受听力学毕业生的单位能够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相应的工作条件和物质待遇,以避免本来就数目不多的听力学学生转行就业。

现在各单位通过举办学习班推广听力学基础知识,参与临床进修教学,亦不失为一种切实可行的方法。培训班应该针对不同受训对象设定不同的科目。比如,对耳鼻喉科医师的简单听力学、助听器知识介绍,对一线选配人员着重技术细节的训练。

在培训国内同行的同时,对听力学有限师资的继续教育也是保证我们不断提高、向发达国家水准一步步接近的基础。随着我国科研和经济水平的提高,不断有国内从业人员参与国际会议交流和到欧美进修、留学。同时,近年来不断有留学人员回国工作。他们通过参与学术交流、专项合作、著书立说、指导研究生等多种形式将国外的临床技术和研究成果带入国内。在提高技术水平的同时,也为国内同行参与国际交流创造了条件。

培训离不开教材,因此在编写专著的同时编辑培训教材并不断修订是培训人员的重要一环。通过编写教材,建立一套适合于国人的选配规范,或者助听器选配的工作指南。与制定准入制度配合,可以相辅相成地促进全国选配水平的提高。

助听器是帮助使用者提高生活质量、摆脱听障痛苦的产品。因此,从业人员要理解患者和家人的痛苦,以职业的责任心和娴熟的技术赢得他们的信任。作者认为专业敬业精神是我们职业技术的第一要素,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除了希望选配价廉物美的助听器外,更希望得到我们的同情、理解、鼓励和帮助。

3.3 积极参与听力学科普工作

在政府采取法律手段规范医疗广告的同时,专业人员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宣传听力保健、助听器正规选配知识。由于以往的助听器常常不能解决降噪、方向性等问题,导致大众普遍对助听器功能的误解。即使是大医院的耳鼻喉科医师,也常常对助听器的适应症等知之甚少。常常看到患者听到某位专家的建议后,错过了听力康复最佳时机的临床案例。

我国由于政府的重视和推动,媒体常常愿意与专业人士合作宣传科学的保健常识。这对我们从正面宣传助听器的优点、指导选配者正确的使用是非常好的渠道,作者自首届爱耳日以来,每年都与多种电视、报纸等主要媒体合作,收到了较好的反馈。同时我们每年定期到社区、幼儿园宣传耳科保健科普知识,这与社区医疗体系的建立有异曲同工之优势。

推广新生儿筛查、防噪、禁用耳聋性药物,积极治疗中耳炎,以减少听力损失的发生,贯彻“预防重于治疗”的原则。

3.4 积极参与助听器选配新技术的推广

我们在接受国外新技术的同时,建议从业人员参与厂家的技术会议。同时在其宣传刊物上宣传基本的助听器选配要点,以避免只顾销售、不问效果的问题。近年来,各大企业几乎每年都邀请国外专家来华授课。在推广最新产品的同时,将国外技术几乎同步介绍给国人,对推动我们的整体技术水平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当前大专院校举办学习班较少的情况下,无疑是培训的主要形式之一。

同时我们建议厂家在制定短期促销措施的同时,设定长期计划,加大对选配人员的正规培训、对宣传大众科普知识、加强对贫困家庭资助的力度。在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同时,制造商亦将有优厚的回报。

3.5 制定规范的助听器选配流程

目前,尽管积极推广专家或WHO建议的选配程序,但是国内尚无被大家普遍接受的选配流程。由于各地的情况与患者的需求各异,因此统一选配程序似乎并无必要。但是,作者愿意就目前存在的问题强调以下几点:

(一),选配人员均要亲自询问病史、检查外耳道、鼓膜是否正常,如果耵聍栓塞,一定要取出;
(二),建立良好的病案登记,这是我们将来建立地区乃至全国统计源的基础。同时,为每一位患者建档是现代化服务的第一要素。将听力检测、诊断、选配、调试档案数字化将是我们发展的目标之一。
(三),在听力检测、诊断方面,作者再次强调小儿行为测听的重要性。儿童听力诊断虽然有各种设备提供阈值(如耳声发射、脑干诱发电反应测听、多频稳态测听等),而全世界的经验告诉我们小儿行为测听仍然是助听器选配、耳蜗植入适应证选择的主要手段。
(四),由于技术进步使得以往难以选配成功的案例今天得以较好的使用助听器,在适应证的选择方面,我们应该首先要掌握选配的禁忌证。比如,短期内发生的听力损失、伴有眩晕、发热、耳痛和有进行性耳漏(耳流脓)的患者。此类患者我们称之具备“转诊指标”,即要先到耳科医师处就诊治疗。这是对患者负责的表现,同时加强了患者对选配师的信任。
(五),取耳样(impression)是一项日常操作,但是不论多么熟练的工作人员也要坚持正规操作。不要为了速度而导致对患者不必要的损害(如外耳道损伤甚至鼓膜穿孔),如果第一次没有取到位(如定制CIC而未达第二弯曲)应在做好思想工作后重新取样。
(六),无论调试软件多么先进,每个患者都是不同的,要强调个体调试、选配。
(七),强调复诊随访的重要性。儿童要在选配一段时间后复查听力,并根据新的阈值调整输出参数。
(八),建议多品牌选择。因为毕竟各品牌之间有部分产品对某类患者有独到之处。

3.6 提供全方位的售后服务

成功选配仅仅是聋人康复的第一步,选配机构应该因地制宜与当地的聋儿康复机构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以便使聋儿在走入有声世界后得到全面的服务,早日加入到主流社会。而对于成人使用者(也是我国常常忽略的群体),也要与患者本人、家庭多加沟通,因为家庭、单位成员的理解和配合常常是助听器效益最大化的重要关键。同时患者来自于第一线的使用反馈对我们提高服务质量所起的作用可能不亚于专家的论著。

另外,厂商、选配机构应通过各种合作模式,尽量在耳模制造、维修服务和电池购买等方面建立起普及而又规范的体系网络。这也是选配人员选择品牌的重要考虑因素之一。

同时各厂商与选配机构应该积极借鉴国外经验,将辅助听觉装置(assistive listening device, ALD)等与助听器相关技术推广到临床应用中。比如,无线调频FM系统、各种防噪/音乐耳模、双耳助听对传线路(contralateral routing of offside signals, CROS)助听犬(hearing dog)等,以满足听障者不断增长的各种需要。随着技术引进,植入式助听器、人工耳蜗与助听器的联合使用等都将是市场需求的新亮点。

3.7 积极参与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

科研工作是临床工作长远发展的根基。正是由于我们起步晚、起点低,常常难以有高水平的科研项目。但是没有科研就会进一步拉大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我们要充分利用我国经济、科技高速发展的良机,抓住各种机遇,进行基础和临床的科研工作。因为我们有太多的“空白”需要填补。

现代科技少有依靠个人独立能够完成的项目,尤其是听力学这项多学科参与的边缘科学需要多种人才的参与合作。因此加强学术交流是我们前进的必备课。

3.8 建立专业组织

从资料统计、科研合作、市场协调等诸多因素考虑,建立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专业机构是必须的。鉴于我国目前从事助听器等专业的专家较少,各组织之间最好采取沟通合作机制,尽量将有限的资源统筹计划利用,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工作。

我们同时也盼望越来越多的机构、人士参与到帮助听障者的慈善活动中来,使广大贫困的患者(尤其是聋儿)走出无声世界,加入到主流社会、减少社会和家庭的负担,并对社会作出贡献,这也是对慈善活动的最大回报。

3.9 细节决定成败

在听力产品市场上,很难断言孰优孰劣,尽管这常常是使用者请求专业人员回答的第一问题。同样,我们也无法告诉求助者哪位专家、哪家机构的选配水平“最高”。这些的产品几乎与世界同步,竞争的关键在于服务细节。只有能够提供全方位服务、深刻理解患者需求的单位或个人才能站稳脚跟,逐步向理想的“最高”水平接近,才能最终得到听障群体的认可。因此 ,与其比较品牌,不如从我做起,从每一位患者做起,从取好每一个耳样开始,关注整个选配、康复和售后的每一个细节。作者常常与国内行业的知名专家交流,发现他们之所以知名,除了他们在疾病的诊治等有独到之处,还表现在他们对每一位患者负责的精神,坚持全面常规检查并严格规范操作。我们应该以此为榜样。

3.10 国产化助听器的问题

目前在各大城市选配的助听器基本上是国外品牌为主,这常常是国人希望改变之处。我们也希望国产的人工耳蜗 、助听器、听力检测设备早日问世。但是有几点意见可供同行参考:
(一),如何集中不同学科的专家攻关;任何高科技产品靠一个学科的人员、单个小组很难完成。
(二),争取国家、地方政府或其他的资金资助,尤其是在开发之初。
(三),要保持高水平的研发,起点要高而不仅仅是低价位,否则产品在雏形阶段就会被淘汰。
(四),解决如何将科研成果转化成商品的关系,这在研发之初就应理顺产权和专利、管理体系等一系列问题。

总之,我国的助听器选配从简单的盒式到全系列的数字式已经接近与国际水平,我们需要改进的应该是全方位的服务,规范化和高水平的技术队伍。

 


济南助听器哪家好 版权所有 [2010-2018] 济南声佳听力验配中心
电话:13335139606 QQ:80412658 80414246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经一路136号发祥1号公馆1810室
技术支持:济南声佳听力验配中心